您的位置:首页 >> 浏览文章

四川两男子嫖宿幼女被诉强奸 嫌疑人系明知故犯

发布时间:2014-1-5  浏览数: 3181 次  浏览字体:[ ]
  

  @华西都市报:四川省邛崃市两男子在嫖宿中和一名13岁的女生发生性关系。出于更好地保护幼女名誉和实现儿童利益最大化的前提,综合研究下,检察院正式对二人以强奸罪提起公诉。据了解,此前国内尚未有因嫖宿幼女而以强奸罪起诉的案例。

  两嫖客被检察院以涉嫌强奸提起公诉,此前国内尚未有因嫖宿幼女而以强奸罪起诉的案例。

  昨天下午,在邛崃某单位小院的屋子内,刘德谦表情木讷地坐在床上,最近几个月,他一直生活在焦虑和不安中。几个月前,刘德谦年仅13岁,还在上初中的女儿小雅误入淫窝,直到被警方解救回家时,他才知道女儿经历了何种遭遇。

  目前,和小雅曾发生性关系的嫖客杨某忠和杨某庆已被邛崃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强奸提起了公诉。据了解,此前国内尚未有因嫖宿幼女而以强奸罪起诉的案例。

  案件回放

  幼女误入淫窝

  嫖客“明知故犯”

  昨日,记者从邛崃警方了解到,去年8月,警方破获了由龚某和杨某组织的卖淫团伙并将深陷其中的小雅解救了出来。在调查过程中,民警发现小雅未满14岁即被哄骗去“接客”。同时,两名40岁左右的男子杨某忠和杨某庆曾与其发生过性关系。随后,民警连夜将两人挡获并展开调查。

  原来,去年7月19日,杨某庆找到龚某提出嫖娼的要求,龚某将小雅推荐给了他并告知其女孩只有13岁,然后杨某庆并未作罢还是将小雅带至酒店并与其发生了性关系。随后,小雅又被介绍给另一位嫖客杨某忠,对方也在明知其未满14岁的情况下和小雅发生了性关系。

  案件侦查完毕后,警方将案件材料移送给邛崃市人民检察院公诉部门提起公诉,在移送材料上,龚、杨二人涉嫌组织卖淫罪,而杨某庆、杨某忠涉嫌嫖宿幼女罪。

  心理专家

  营造温馨环境

  避免二次伤害

  对于目前小雅和刘德谦的尴尬局面,川大附中心理老师、对中学生心理问题颇有研究的何平说,根据小雅目前的情况,作为父亲应该尽量避免主动提及有关之前不幸经历的事情,避免二次伤害,同时要尽量营造一种温馨的家庭气氛,让孩子逐步建立对家长的信任,“让她觉得你在任何时候都可以理解和支持她,这样她自然就会将负面的东西向你主动宣泄。”

  西南交大心理研究与咨询中心主任宁维卫教授表达了类似观点,同时,他认为家长应适时向处在青春成长期的孩子灌输“交好友”的正确观念,“朋友在成长期有时会扮演比父母更重要的角色,所以正确的交友观对孩子的健康成长也至关重要。”

  对话父亲

  愧疚 单身父亲拉扯女儿 平时很少有陪伴

  昨日下午,华西都市报记者来到小雅的父亲刘德谦所在单位,他在一家公司当值守大门的保安。记者到时他刚从大街上回来,他说,本来当天上班,但他请了个短假准备买双布鞋,但逛了半天还是空手而归,“便宜的不保暖,好一点的又太贵”。同事说,刘德谦是公司的老员工了,但工资一直是一千多元,这几年来他用省吃俭用存下来的钱买了一辆小轿车,白天当了保安,晚上还要拉客赚外快。

  刘德谦说,大约2005年他和前妻离婚,带着只有4岁的小雅从老家来到邛崃。前妻再婚后很少关心小雅,靠刘德谦把小雅拉扯大。

  在刘德谦印象中,小雅从小听话懂事,从小就知道家里困境的女儿从不主动向他要东西,上小学时,小雅回到家就主动洗衣服,做饭。可让刘德谦内疚的是,每天在外奔波的他几乎没有多少时间陪女儿,“她长大了反而变得内向,和我说不上两句话。”

  心疼 得知女儿遭遇 他暴怒脚踢嫌疑人

  刘德谦说,小雅上初中后,认识了两个女娃娃,去年上半年,她们带着小雅偷吃别家的东西被抓进了派出

  所,当天刘德谦把女儿接回了家,一路上,父女俩没有说一句话,“我猜她害怕我说她。”去年暑假的一天,刘德谦回到家发现女儿不在,向当地派出所报了警。几天以后,他接到了派出所“领人”的电话,在派出所,他看见女儿似乎一如往常,但派出所民警告诉他,小雅“被骗了”,但他并不知道真实原因。他只是告诫女儿,以后不要到处乱跑,女儿点了点头。第二次前往派出所调查时,刘德谦才得知了女儿的不幸。在经过派出所办公室时,他看见了站在墙角的几名犯罪嫌疑人,冲上前去踢了他们,怒斥道:“为什么十几岁的女娃娃你们都下得了手!”我没有告诉她的老师和前妻,请记者一定用化名,我想把这个秘密保守下去”。

  怕再次伤害女儿

  话到嘴边又咽下

  回家的路上,刘德谦不得不赶紧平复心中的悲愤,警察告诉他要稳重,一定不要再让女儿受伤,他决定再不提起此事。接下来的日子似乎如同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着,女儿从没提起过此事,每天上下学,和小伙伴们嬉闹。而刘德谦下班后很少出去拉客了,一下班就赶回家去做好饭等着下晚自习的小雅,让他欣慰的是,女儿放学后都会准时回家。

  利用晚饭这短暂的时光,刘德谦总会问问小雅今天上学怎样,做了哪些事情,从只言片语中打探女儿的变化,但女儿还是没说多少话。

  刘德谦坦言,他想和女儿谈谈这事,因为他无法预测正处于青春期的她是否懂得这意味着什么,他担心女儿的未来从此蒙上阴影,但是每次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因为他又害怕再次揭开女儿内心的伤疤就再也缝合不起了。唯一一次谈及此事刘德谦问女儿的身体有没有不舒服,如果有的话就要到医院去检查,女儿摇了摇头。“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多挣钱,尽量满足她的要求。”

  记者临走前,他一再请求:“我没有告诉她的老师和前妻,也请你们一定化名,我想把这个秘密保守下去。”

  友情链接  
宿迁人才网 宿迁公安局 宿迁违章查询 网上宿迁 宿迁西楚网 最高人民法院 宿迁中级人民法院 宿迁律师网官网
宿迁刑事辩护律师网 宿迁医疗事故律师网 宿迁离婚律师网 宿迁交通事故律师网 宿迁房地产律师网 宿迁法律顾问网 宿迁劳动争议律师网 中国裁判文书网
宿迁律师网 宿迁保险理赔律师网 宿迁交通事故律师网 宿迁仲裁律师网 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网 中央电视台 江苏监狱网 法律图书馆
网上宿迁 经济与法 今日说法 中国法律法规查询 今日新闻 中国法律信息网 安吉信息网 庭审现场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